主页 > 疾病

放弃央视,成为俄罗斯总理的唯—,她的人生让无数人羡慕

时间:2019-10-07 来源:Cm猫

  


长按 二维码 关注  一只老乌龟
无节操的一只老乌龟


窗外谧静,夜色迷茫,远处暖黄的路灯,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。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:“生命像流水,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,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,再不开心也没用。”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时,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,她早已经司空见惯。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败,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,嚼赌的父亲,极端的母亲,附带一个不争气弟……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,当然幻想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,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。麻木的起身,她走了出去,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,砰一声带上房门,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心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,走到一棵凤凰树下,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,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,把整个城市彤。“啊……”寂静的四周,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,她疑惑的四处打量,在百米外的地方,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,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,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好奇心的驱使,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,即使周围一片黑,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,只是……他好像很痛苦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在月光的照射上,闪着莹莹的光芒。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不是每个人都舍得放弃,毕竟我们常说来之不易。所以单凭这点,这女人就值得敬畏。


一直以来,杨澜在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是正经人物的杰出代表。

因为不管啥时候看到她,好像都是端端正正的模样。



她是主持人,媒体人,传媒企业家。


所以自然不像明星那样,能够美到令人夺目。



窗外谧静,夜色迷茫,远处暖黄的路灯,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。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:“生命像流水,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,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,再不开心也没用。”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时,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,她早已经司空见惯。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败,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,嚼赌的父亲,极端的母亲,附带一个不争气弟……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,当然幻想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,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。麻木的起身,她走了出去,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,砰一声带上房门,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心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,走到一棵凤凰树下,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,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,把整个城市彤。“啊……”寂静的四周,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,她疑惑的四处打量,在百米外的地方,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,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,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好奇心的驱使,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,即使周围一片黑,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,只是……他好像很痛苦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在月光的照射上,闪着莹莹的光芒。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杨澜有种独特的气质,而且这种由内而外的气质,杨澜她从小就有。




可以说是幸运吧,杨澜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成为了央视《正大综艺》的主持人。


那节目曾经火的,据说主持过它的人后来都红了。




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了杨澜。


1994年,她还凭借出色的能力获得了中国第一届主持人金话筒奖。


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这个大好时候,杨澜选择离开央视。



窗外谧静,夜色迷茫,远处暖黄的路灯,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。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:“生命像流水,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,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,再不开心也没用。”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时,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,她早已经司空见惯。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败,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,嚼赌的父亲,极端的母亲,附带一个不争气弟……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,当然幻想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,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。麻木的起身,她走了出去,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,砰一声带上房门,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心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,走到一棵凤凰树下,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,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,把整个城市彤。“啊……”寂静的四周,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,她疑惑的四处打量,在百米外的地方,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,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,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好奇心的驱使,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,即使周围一片黑,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,只是……他好像很痛苦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在月光的照射上,闪着莹莹的光芒。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还记得之前她随中国代表团前往蒙特卡洛参加了申奥活动,那次,中国失败了。


在此之后,杨澜的情感和观念便受到了强烈的冲击——


“世界这么大,可我了解的却太少了。”



要知道如果那会杨澜选择留学,那么她不仅要辞去公职,还要向教育部门缴纳一定的罚款。


而且一旦被对方拒签,她就真的一点退路都没了。




然而即便冒着巨大的风险,杨澜还是做出了赴美留学的决定。


她说,你可以不成功,但你不能不成长,也许有人会阻碍你的成功,但却没人能阻碍你的成长。



窗外谧静,夜色迷茫,远处暖黄的路灯,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。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:“生命像流水,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,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,再不开心也没用。”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时,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,她早已经司空见惯。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败,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,嚼赌的父亲,极端的母亲,附带一个不争气弟……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,当然幻想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,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。麻木的起身,她走了出去,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,砰一声带上房门,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心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,走到一棵凤凰树下,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,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,把整个城市彤。“啊……”寂静的四周,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,她疑惑的四处打量,在百米外的地方,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,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,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好奇心的驱使,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,即使周围一片黑,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,只是……他好像很痛苦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在月光的照射上,闪着莹莹的光芒。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来到哥伦比亚之后,杨澜每日都要学习到凌晨两点左右才肯收工。


除此之外,她还偏偏给自己施压,每学期都比别人多出两门选课。




虽说这段日子过得非常辛苦,但却让杨澜在政治,外交,经济,传媒等各个领域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

因为拥有的足够多,所以对于杨澜来说,她总是期盼着让自己能够更好。


比如在她职业生涯的前十五年里,除了主持人以外,她还想做导演,然后在接触了这方面的工作以后,她就又继续幻想着制片人的美梦。


可人生哪能只做加法啊,而且每个人的优势,也就只有那么一两项而已。




就像之前有人问到的那样——


为什么杨澜就能如此幸运,偏偏是她采访了那么多的政府首脑。




还记得在2003年的时候,当时的俄罗斯总理来中国访问,因为时间紧迫,所以他就只接受了一个采访。


和你们预想的一样,这个幸运者,果然又是杨澜。




“其实我之前只采访过他们的副总理。然后副总理告诉过他,如果你去中国,那就应该接受这个女记者的采访,因为她提出的问题都很有水平。”


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,我们无需样样做好,因为只要一件事能够做好,你就能拥有下一次机会。




正如开头提到的那句话。


杨澜后来的所得,全凭她当初大胆的放弃。


当然,她在懂得舍弃的同时,又不忘默默的做好每一件小事。



窗外谧静,夜色迷茫,远处暖黄的路灯,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。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:“生命像流水,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,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,再不开心也没用。”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时,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,她早已经司空见惯。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败,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,嚼赌的父亲,极端的母亲,附带一个不争气弟……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,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,当然幻想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,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。麻木的起身,她走了出去,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,砰一声带上房门,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心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,走到一棵凤凰树下,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,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,把整个城市彤。“啊……”寂静的四周,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,她疑惑的四处打量,在百米外的地方,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,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,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好奇心的驱使,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,即使周围一片黑,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,只是……他好像很痛苦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在月光的照射上,闪着莹莹的光芒。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包括她的婚姻也是一样——


吴征:今后我要和你一起去看世界。




乍一看,吴征和杨澜并不相配。


但聪明的女人就是这样,选老公,她从来不注重外在。




在舍弃了对外貌的虚荣心以后,杨澜似乎发现了他更多的内在。


所以在风风雨雨的二十年之后,她才能淡定自若的聊起她的爱情——


最好的关系,就是让双方都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


当然,除了放弃以外,杨澜也有要不断追求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