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

股市最新消息:刘士余新年首站调研稽查 监管趋严不动摇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16

2018年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证监会党委书记、主席刘士余选择到证监会稽查局、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,也恰好在同一天,证监会网站公布对5宗案件作出行政处罚。

而刘士余的照片上一次密集出现在媒体,是1个多月前举行的第十七届发审委集体就职仪式,列阵而立的发审委委员举着右拳,仰对国旗。刘士余彼时宣布,成立发行与并购重组审核监察委员会,“信任不能代替监督,必须强化监督机制”。

2018年,严格监管的方向不会动摇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“健全金融监管体系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。

2018年,监管下的证券业站在新的起点。自上而下的监管,透露着严谨细致的管理风格,浪潮中的从业人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以确定的是,伴随着上上下下被动员起来的监察大军,监管必然进一步加强。随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运行,金融监管协调必将出现新的动作。

自上而下的监管动员

1月2日,刘士余到证监会稽查局、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。他表示,要以查办大案要案为重点,全面落实整治金融乱象的工作要求,精准打击肆意妄为、逃避监管、影响恶劣的个人和机构。

刘士余与稽查局、稽查总队干部进行了座谈交流,并就进一步担当新时代资本市场稽查执法职责使命,做好2018年稽查执法工作发表讲话。刘士余强调,强有力的稽查执法是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,是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基本保证,是建设资本市场强国的必由之路。

实施精准打击,刘士余的新年首次调研,透露出证监会稽查执法的新动向。

新年甫至,中国证券业迎来了密集的监管文件。

1月5日,“一行三会”联合下发302号文,规范债券交易,提出基金公司债券交易部门配备专门合规督查人员等多项具体要求,许多基金公司闻风而动、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应对。

1月11日,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收到证监会机构处的书面通知,停止通过信托产品发放贷款的产品的备案,首当其冲的就是公募基金专户做此类业务的产品,以及证券公司资管做此类业务的产品,此外,根据基金业协会的通知,做此类业务的私募基金相关产品,也被明确列为禁止备案。

除了证监会,央行、银监会也在短短几天陆续发出相应的监管文件。

在基层,更广泛群体的监督力量正生机勃勃地被动员起来。中国基金业协会2017年9月发布的《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规范》,要求增加基金公司合规人员数量,提高督察长年薪水平。

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现在公司里合规是老大,督察长职位已经比投资总监更引人注目了。”深圳一公募基金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说。

“时代确实不同了,当前的信息反映出,我们国家的金融监管越来越自信,监管效率不断提升,制度法规不断完善,这与两年以来持续强监管、严监管分不开的,是金融去杠杆的大成效。”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2017年11月8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。当月,传闻已久的“一行三会”统一印发的“资管新规”正式发布,虽然相应的具体执行细则还没有发布,并且把2019年6月之前设定为过渡期,但这些却都是2018年不得不正视的转折。

1月12日前后,多家信托公司收紧股票配资业务,暂停新增有中间级的配资业务、暂停新增单票配资业务,而根据资管新规,这类业务是完全不能做的;银行方面也开始了提前的行动,“许多银行已经提前开始按照资管新规调整,主动撤回到期的资管计划中的资金。”招商银行一分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“过去,银行、证券、保险分业监管,使得监管体系出现的漏洞和空白,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,在一行三会之上建立了协调机制,从大金融、大投资的视角来进行管理、监管,突破部门局限,而立足于大金融、大投资的监管政策,也必然更加系统化、成体系、统一布局,效率会更高。”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称。

从业人员感同身受

上海一证券公司的员工小林收到了公司的处罚、警告。根据合规要求,小林和同事们被禁止进行账户交易,但那天小林临时受到很熟悉的老客户托付,就用自己另外的手机做了笔交易,原以为不会被发现,但没想到公司后台的监控系统还是报警了。

在证券公司、大型公募基金等金融机构中,都会建立后台监控系统,员工的工作电脑、固定电话、邮箱、以个人身份证开的电话卡,甚至QQ聊天记录等,都要被实时监控,一旦有异常交易便会自动报警,就是为了防治老鼠仓等违规行为。根据规定,相关从业人员个人、配偶甚至父母都不得开设股票账户。

“即便在两年前,代客理财,内外勾结,老鼠仓,在证券公司、基金公司,都是普遍存在的现象,甚至曾发生证券公司营业部员工私下给客户代客理财,客户亏钱找上证券公司闹事的案例。”深圳一私募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但如今严格得多。虽然只是交易了很小的资金,但小林还是被公司罚款了几千元,直管领导也被处罚了,念在是初犯,只是公司内部警告。此前有同事被发现有连续交易,就被公司不留情面地辞退了。

北京一小型公募基金的员工王明(化名)最近从投研部门被借调到了监察合规部门,不知道会不会是事业上的新机遇。根据2017年9月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《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规范》,基金公司合规管理人员不得少于公司总部人数的1.5%,最低不得少于2人,此外,合规管理人员年薪总额也不得低于同级别人员的平均水平。

此前,合规管理人员通常是基金公司中的冷门职位,由于并不能直接盈利,日常工作中要给投研部门、销售部门让路,薪水也相对较低。督察长的职位此前被媒体评论为“基金公司中的隐形人”。

但情况正发生戏剧性变化。此次新规发布后的10天之内,有多家公募基金发布招聘督察长的信息,北京一大型公募基金甚至开出120万-180万元的年薪。

“忙啥呢?不知道忙啥,不知道今后咋做。”华南一家中型信托公司员工李阳(化名)最近找各种机会去外地出差,增加与朋友和前辈的见面,希望能找到新的职业机会。

“未来的信托业发展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”李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根据资管新规,未来资管产品只可以投资一层资管产品,所投资的资管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管产品,并要求不得提供规避投资范围、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业务。

而通道业务恰是近些年信托最重要的生财之道。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,截至2017年6月,信托行业的广义资管规模为19.6万亿元,其中通道类总规模为10.1万亿元。

“去通道是大事,将决定20多家小型信托公司的生死。”李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在李阳看来,2018年信托公司必然会主动降低规模,陆续砍掉不符合资管新规的产品,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产品出现违约、逾期,实在不行只能诉诸法院、强制处置,但对于投资人群体,由于担心造成影响,即便出现违约,肯定还是金融机构自己掏钱刚性兑付。

“金融监管持续加强,因此,我们公司董事长2018年的战略是收缩。”广州一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董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“2018年,或许要把公司的一栋大楼卖掉,回收资金。或许还会把之前战略转型时买的某些股权类资产卖掉,回笼资金。”

金融业回归本源

“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,统一监管,分业经营,金融机构回归本位。”深圳前海一公募基金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道。

“不同金融机构,都有各自的业务范围,证券公司的经营范围,跟信托公司就不一样,保险公司的主业就应该是提供保障,金融的主业细分是由法律授权的,是有科学性的。”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说。

回顾此前几年的金融市场,从持续多年的房地产上涨,到2015年的股票牛市,再到2016年之前3年的债券牛市,都存在资金蜂拥而上的情况,金融机构逐利而往,通过各种办法,规避监管。

“保险业如果不以提供保障为主业,凭借主业做跨界经营,主业副业颠倒,把主要精力放在副业了,就会放大风险。银行的主业是服务信贷,但如果银行觉得信贷不赚钱,把精力放在做表外、理财产品等,主业就会空缺。”董登新说。

在董登新看来,玩杠杆,玩资金,这对整个金融体系都带来巨大风险,因此现在监管的重心就是去杠杆,回归本源,服务实体经济,防止过分创新,从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。

“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2015年曾著书判断,中国负债高速增长,金融机构和企业高杠杆扩张,必然会导致金融系统性危机。我们看到,2017年自上而下都高度重视防风险,无论是成立一行三会统一监管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,还是证监会成立的发行与并购重组审核监察委员会,都体现了这一点。”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傅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傅穹认为,2018年,证监会的监管必然会进一步加强。

更多内容请关注---股权投资 http://www.haleptsa.com/news058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