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

大智慧手机炒股:股市闪崩下美元大涨: 美元或仍是“强弩之末”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09

[眼下,各界认为通胀预期和美债收益率的攀升是推高美元的主因,但多家机构仍然维持全年“弱美元”的观点]

此前,美元指数一度从去年年初高点103.5狂跌至88.25,然而在美股闪崩期间,美元突然大涨,且人民币大跌。

截至北京时间2月8日17:00,美元指数报90.4,涨势持续;当日美元/人民币官方收盘价报6.3260,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大跌664点。

眼下,各界认为通胀预期和美债收益率的攀升是推高美元的主因,但多家机构仍然维持全年“弱美元”的观点。“美元利率、利率波动率的持续走高对我们此前看跌美元构成暂时的阻力,再加上周五强劲的美国就业报告,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拉高至2014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(2.85%)。”渣打全球宏观策略兼外汇利率研究首席策略师罗伯逊(EricRobertsen)对记者表示。他仍然看好新兴市场和看跌美元,但强调这一全年策略仍需要耐心,前提是利率和通胀预期将需要稳定下来。

某家美国大型保险机构首席经济学家对记者表示,占美国核心通胀近70%~80%的服务业通胀今年难以大幅上升(包括租金、保险、无线服务等),因此年内美联储很难激进加息。

对于此前大涨至6.25附近的人民币,各界认为回调十分正常,机构预计今年美元/人民币平均目标价在6.5左右。“昨天美元指数回升超过0.7个百分点,从参考篮子货币的角度看,人民币对美元应走弱。”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告诉记者。

利率波动率引美元反弹

尽管近期股票市场的波动率(VIX)大涨引人关注,但如果要理解美元的由弱转强,关键的就是要关注利率以及其波动率。

罗伯逊对记者表示,利率波动率对于许多市场来说是一个关键因素,因为美元利率通常是这些资产中多头头寸的融资工具。融资工具波动率的增加,使得资产的“波动率调整后的利差”的吸引力减弱。

记者也发现,CBOE的十年期美国国债波动率近期不断飙升,从去年12月的3.7附近上升至5.2,CBOE利率波动率指数也飙升至71附近。

通胀预期的攀升也导致美元大幅上升。此前,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记者表示,“强美元周期的复出要等到美国通胀走强,只有通胀回稳了,大家对加息周期的信心才会更强,否则美元短期很难提升。”

谢亚轩告诉记者,近期油价一度升至70美元/桶,叠加薪资增长加速(同比增速接近3%),通胀预期快速扩散,推动美债收益率显著上行至2.8%;而美德利差维持高位也是近期美元指数超跌后反弹的基础。同时,通胀回归也带来了美联储货币政策加速收缩和流动性偏紧的预期,受此影响,前期快速上涨的美股出现调整。

此外,年初至今,美元本身其实也存在超跌。1月下半月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弱2%至88附近,继续与利差等基本面指标分化,而特朗普支持贸易保护、美国财长表示乐见美元贬值、政府关门等政治因素、资本流向变化可能是美元走弱的主因,导致美元超跌。

人民币顺势回调

2月8日,持续大涨了近两个月的人民币大幅下挫近1%,引发了各界恐慌。但这种回落实则是再合理不过的了。

首先,隔夜美元指数回升超过0.7个百分点,从参考篮子货币的角度看,人民币对美元应走弱。

此外,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和预期的变化也是主要推手。“这个要从供求两个方面来看,外汇供应端来看,随春节临近,贸易商结汇已临近尾声,外汇供应力量趋弱;从需求端来看,同样随着春节临近,境外旅游购汇需求趋于上升。此外,近期股票市场波动,不论是内地资金南下香港市场还是境外资金卖出股票撤出资金,都带来购汇需求的上升。”谢亚轩告诉记者。

从预期的角度看,2月8日公布的进口数据超预期,也预示未来数月的进口需求仍然比较强劲,特别是春节假期结束之后的一个月,这也对人民币形成压力。

“可能也和临近假期有关系,目前的外汇市场成交量较低,市场比较‘浅’,其结果是汇率的波动性比较高,升贬幅度相应加大。2月7日人民币汇率升得多,升得快,导致2月8日调整的幅度也较大,速度较快。”谢亚轩称。

此前,第一财经也曾报道,离岸市场的套息交易也使得人民币大幅走强。“人民币CFETS指数持续在94上下波动,这导致市场主流交易是做多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,因为一篮子货币多是低息货币(主要为美元、韩元、欧元、日元、澳元等),利率比较低,所以做多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还可以赚利息,市场头寸的变化也推动人民币大幅升值。”周浩对记者称。

然而,随着美元走强,这一交易模式很可能出现逆转,这也或在短期内加剧人民币的抛压。

美元或仍是“强弩之末”

尽管出现了强势反弹,但美元在多家机构看来,仍然是“强弩之末”。

尽管如今通胀预期大幅攀升,但就全年而言,仍需要打一个问号。上述美国大型保险机构首席经济学家对记者表示,“根据我们内部的研究,2018年通胀不会特别强,占核心通胀近40%的租金今年下滑,还有医疗服务价格也难以上升,去年把通胀压低的无线服务至今还呈现很大的负数。此外,今年有中期选举,保险不会出现大幅提价。”在他看来,服务占美国核心通胀的70%~80%,而上述因素将抑制美国整体核心通胀的攀升。

上周五公布的美国就业报告显示,平均时薪增幅高达2.9%,创2009年来最大涨幅。但上述经济学家也表示,眼下薪资对核心通胀的传导速度越来越弱,且尚未看到工资通胀的上升溢出到美联储所关注的通胀指标(核心PCE指数)。目前核心PCE价格指数维持在1.5%,远低于美联储的目标2.0%,

“市场现已根据美联储在2018年将加息三次定价,我们认为市场将很难加息四次。”罗伯逊告诉记者。

此外,过去走势也显示,历史性加息后,美元大概率走弱而非走强。同时,美元指数中,欧元占到近60%,尽管如今欧洲央行退出QE和加息仍然是“纸上谈兵”,但这种压力很可能在下半年不断做实。罗伯逊也预计,欧洲央行将在今年9月退出QE,但由于欧元区核心通胀仍只有1%左右,因此可能会等到2019年一季度再加息。

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从去年的50美元/桶暴涨至今年近70美元/桶的油价可能不具备持续大涨的动力,无助于通胀大幅走升。

2月8日,油价于EIA(能源信息署)最新原油库存报告发布后大跌。报告显示汽油和馏分油库存大幅攀升,但最令人意外的是日油产量大增至1005万桶,远高于上周的992万桶。很明显,数据显示油市供需失衡,油价应声急剧转跌。

中银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傅晓对记者表示,“由于去年年末原油价格快速反弹,且投机者仓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,短期内油价大幅上涨可能难以为继,有一定回撤压力。”

此外,她也预计,OPEC将在2018年逐步退出减产计划,且随着生产商对于油井完工数的乐观预期,页岩油产量将会加速增长。

更多内容请关注---在线股票收益计算器 http://www.myleegrace.com/news094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
本栏热门
全站热门